多年以前,我觉得生活就是一个梦,一惊一乍啊就梦着醒着。那个趴在课桌上流着汗的季节,青涩的光阴总是那么的令人又爱又恨。巴不得马上长大成人,现在却又巴不得再回去那个阴暗的时间。 我说,时光驯服一切,我与往事之间,像回声,再怎么千回百转,终究消失在山谷。 再想想,梦想的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