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夜·桂林行

Post Time:2016-12-05 21:03:53 Views:1383

img_2038

2016年12月2日傍晚五点四十分,跟着一大群小伙伴屁颠屁颠的踏上了出省的毕业班游。名副其实的广东人去广西了,这次的班游目的地是广西的阳朔县,说了抱团的旅游其实也就是跟自由行差不多而已。其实说好了三天两夜的话,还是有点坑的因为从2号开始的傍晚去的时候就已经算是一天了。广东佛山去广西的桂林阳朔用了足足六个小时,所以去到目的地酒店“根据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半了。

五十多号人浩浩荡荡的在酒店门口排队拿好了房卡就开始出去觅食了,由于我宿舍的小伙伴只有两个人去了,所以我就跟宿舍的小伙伴睡一个房间。哎,想起来也是一种难受啊。他半夜打呼噜的声音简直是让我无法入睡。

2016年12月2日拿好了房卡就约上了对面宿舍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出去觅食了,人生地不熟的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东西吃的。不过,听也听得多了桂林米粉什么之类的。所以我的想法是找一个地方吃一下桂林的米粉有什么滋味的,在阳朔的大街上逛了好久,看到了好几家店都没有进去。因为一行人都在调侃店面上面的招牌,广西卫视专访什么的,然后就开始调侃说怕进去了就出不来什么之类的话。

随后,到了阳朔大街的街尾的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了一家看上去很有历史的小点,是在路边的。由于当时是真的饿了,所以就说要不就去那家吧。虽然这家小店有点简陋,而且还充满了煤的味道,所以迫不得已就在路边摆了好几张的桌子就拼起来坐下去了。阳朔这边的秋天的气温温差有点大,当时有点冷。而且还坐在了街边,所以就索性点了份带汤的桂林米粉。等老板煮好了之后,虽然卖相看上去是不咋的,但是刚入口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回到了小时候,妈妈带我去街边吃的那个小时候的味道。所以吃的特别嘛嘛香,而且我还点了两份,另外那份是抄的,也炒出了妈妈的味道。所以,后来觉得选了这家小老店也觉得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街边小凳桂林米粉,是我这一晚最为难忘的记忆。

回到酒店休憩了三四个小时之后,就开始起床洗漱了。因为已经和同伴越好七点半起床去西街那里吃一口桂林的老油条和金牌桂林米粉。酒店去西街的路程有点小远,约莫步行了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才到那个小店啊,不过这次的店就比昨晚的高大上了一点点了,装潢什么的都不错,而且东西的卖相也不错。看了好几眼摆放的油条,有点冷了的感觉了,如果是广州人应该会知道,油条这种东西要热的时候吃好吃的。冷了的话就淡而无味的,所以这一条油条我就放弃了,随手点了个金牌的桂林米粉。

中午的行程是去二十元人民币背景的漓江,从酒店门口开始出发到渡头约莫二十分钟的大巴车程。渡头的小地方是异常的简陋,就连坐游客的竹筏也是简陋得不堪,导游还一边提醒我们在坐竹筏的时候小心自己的手机不要掉到漓江里面去不然捞都捞不到。随后就坐上了简陋的竹筏,吹着温暖的漓江上面的风,从溪水上倒影入眼眸的阳光显得那么的温柔而不刺眼。也许广西的漓江的阳光才会给我这种感觉吧,又也许是因为她也曾经来过这里的缘故吧。

坐着竹筏游了大概三十分钟左右的简单的漓江游吧,只是在漓江的一小段游历并没有走到有多么远的距离。也算是在漓江上吹吹风吧,没有看到真正的二十块人民币的背景风景。不过就是挺想记录下一些事,就是班上有小伙伴很想在漓江上面捞一块小石头拿回广东去,可惜的无论怎么努力都捞不起来。也许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吧,有些事是带不走的记忆。

回程的时候经过十里画廊,其实只是名字好听。周边都没有任何的小景点,都是一些简陋的小场所罢了不提及也罢。不过途中经过一个叫蝴蝶泉的地方看上去还是不错的,因为上面有百米高的吊桥,很想去体验一下感觉的。可是到了要回程的那一天还是没有去到这个地方。

午饭的时间是在一家月亮山附近的饭馆吃的,总的来说真是宰割游客的好地方,简单的一盘烂青菜都要二十五块,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吃了八百多都吃不饱,怎么一个坑字了得。

午饭之后就去了一个叫做聚龙洞的地方,给我感触最大的就是到处都有可以让你掏钱的地方,很多的东西都有种感觉是人造的所以就不想提及太多了。

下午的时间去了一个野人部落,总而然之这里的野人有种马戏团的感觉,其他的不想多说了。

很快夜幕降临到了阳朔,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阳朔的西街逛了一圈,一些人进了酒吧一些人进了咖啡馆。而我,从酒吧去到了咖啡馆,最后还是咖啡馆适合我,过了那个听酒吧嗨音乐的年纪了。在咖啡馆的时候,驻唱的一首一生所爱让我的内心泛起了许些涟漪,后来在我要求下,驻唱答应了再唱一次一生所爱,而我在听完这首歌的时候也转身离去了。

在夜色笼罩下的西街显得格外热闹,就算已经是夜里两点了,却依然热闹。

回到酒店之后洗刷了一把,带着挂念进入的睡梦之中。

2016年12月4日返程的最后一天,没有导游个人自由行,在酒店门口处租了一辆电车,从阳朔县去旧县吃了一顿饭就回城了。很意外的是,在旧县的时候居然碰到了一家黎氏宗祠。进去诚心一拜之后也不留下半点灰尘就走了,小时候听老人说,黎氏的族人有一些搬到了广西去了。其实也不知道算不算我自己的祖先吧,只知道爷爷那一代人并不属于我现在的这个家乡的,只知道爷爷的过继的儿子所以祖宗这些东西在我心里并没有什么。

下午三点半,坐上了回广东的大巴,轻轻的说一声阳朔再见。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hb2 preset

Comments: 0
暂无评论

「人生在世,留句话给我吧」

撰写评论